施琪嘉:爱比死更冷|从法国著名导演欧容经典电影《干柴烈火》谈男性性创伤

来源:网络    日期:2020-11-24    浏览次数416

 在电影《干柴烈火》中,里欧帕作为一个父亲的形象,跟弗兰兹产生了亲密关系。在心理发展过程中,如果父亲是缺位的,儿子通常会跟母亲的关系比较亲近,成为妈宝男。在临床中,我们经常看到母亲把儿子当成丈夫来使用,当着儿子的面换内衣,穿着性感,甚至发生乱伦关系,这是正性俄狄浦斯的延续。

 

《干柴烈火》反其道而行之,电影的最后出现了弗兰兹的母亲,弗兰兹将要服毒,母亲在电话里告诉他一路好走。里欧帕的前女友维拉说弗兰兹的母亲无情,弗兰兹听后很生气,并为母亲辩解。面对虐待过自己的母亲,他还能为母亲辩白,这就是孩子对父母的道德防御,即儿童在早年受到创伤的时候,幻想自己的父母是好的,即使父母有什么不对,那也是自己做得不好。

 

弗兰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男性穿着外套要上他的床,他好像变成一个小女孩,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体下,并进入他的身体。这个梦其实是被继父性侵的隐喻,当然这个隐喻已经达到了意识层面。这部电影以安静的状态反应儿子跟父亲的关系。我们经常听到有些母亲再嫁后,把女儿带入新家庭,导致女儿被继父猥亵或性侵,但被猥亵和性侵的并不只是女孩。男孩也很容易被成年人或稍微年长一点儿的同龄人当成蹂躏的对象,逼迫他暴露生殖器,甚至玩弄他的生殖器,这些行为都是猥亵。

里欧帕的年龄类似弗兰兹的父亲,而且从电影中可以看出,里欧帕有恋童癖,而且还是同性恋。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弗兰兹坐在沙发上,里欧帕走过来跪在沙发上弗兰兹生殖器的部位,然后二人开始下棋和交谈。里欧帕问弗兰兹:“我可以吻你吗?”然后二人发生了关系。

 

冷漠的母亲和缺失的父亲导致男孩的创伤。刚开始看电影时,我们会以为弗兰兹也会以这种方式战胜父亲,但其实是一个误区。如果有父亲存在,那么父亲对儿子一定是起到保护的作用。很多父子通过对抗关系来克服俄狄浦斯情结,儿子离开母亲的代价是跟父亲融合。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弗兰兹并不是认同了父亲的男性部分,而是作为女性身份被性侵。可见,他并不是跟父亲融合,而是走向一个相反的方向——被阉割,他不仅不能成为一个男人,还要向女性的方向走。

02

 

安娜在这部电影中的角色很重要。安娜初次见到弗兰兹是在一个漫天黑暗的房间里,弗兰兹正在哭泣,安娜对他非常温柔。安娜的工作跟皮肉生意有关。安娜跟弗兰兹年龄接近,作为孪生自体,他可以通过安娜从男孩变成男人,因为弗兰兹曾问安娜跟他做爱舒服不舒服,安娜回答说很喜欢。他们之间发生了性关系,并且这段关系自然且正常,年轻的一对恋人非常相爱。

 

但是,安娜没有能力把自己从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甚至幻想以后有孩子怎么办。安娜得知弗兰兹去世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担心孩子该怎么办,然后很轻易地离开了他,继续跟里欧帕发生性关系。尽管安娜跟弗兰兹同龄,并且能够映射为男女关系,但是她没有负责地把弗兰兹带离里欧帕,也没有能力把弗兰兹从男孩变成男人。

 

年轻人恋爱,两个人可以互相探索身体,女孩变成女人,男孩变成男人。但如果两个人没有足够的力量,双方就只能停留在男孩跟女孩的关系中,而不是男人跟女人的关系,这也是很多年轻人失恋的原因。

 

安娜是没有力量的,她靠出卖自己的肉体赚钱,没有家庭支持系统;弗兰兹也没有力量,因为母亲根本不管他。有的学员把安娜看成母亲的意象,因为她的乳房特别大,但我不太同意。安娜具有母亲的生理性征,却没有母亲的气质,具有母亲气质的人是维拉,因为她年龄足够大。

03

 

电影中安娜和弗兰兹是年轻的男孩和女孩,里欧帕和维拉是代表父亲和母亲的男人和女人。女孩要踩着母亲的肩膀才能成为女人,在成为女人的过程中,必须有母亲的保护和引导;儿子需要踩着父亲的肩膀才能成为男人,这是向自己性别认同的过程。

 

弗兰兹与年龄大的男人里欧帕发生关系时,不是同龄人之间的探索身体,所以他不但不能向男性的方向发展,还会向女性的方向发展。安娜不足以使他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而里欧帕轻易地就打破了两人的关系,跟女儿一样的安娜发生性关系。

 

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必须踩着某人的肩膀,这个人一般是父母、学校或某一位学长,这是非常重要的踏脚石。如果这个踏脚石变成加害者,就会让他的成长失败。如果把里欧帕看作男人中的恶魔,那么维拉就可以看作女人中的女巫,她的存在不但不能把弗兰兹带出去,反而介入了跟弗兰兹的性爱关系。

 

弗兰兹穿着维拉的衣服死去,表达了对母亲的渴求,因为他在死之前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维拉穿着暴露地在弗兰兹面前问他:“我长得漂亮吗?”维拉的年纪像弗兰兹的母亲,但她却以女人的形象穿着暴露地勾引弗兰兹。这里隐喻了弗兰兹悲惨的童年经历——缺失的父亲、不负责任的母亲和可能对他有性侵的继父。

04

 

弗兰兹自身存在三个问题:第一,他有严重的性别障碍,不知道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他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在给里欧帕讲了那个梦以后,他不仅不能保护自己,还跟里欧帕发生了性关系,这是创伤重复。电影的最后,他还因为思念母亲,不拒绝与维拉以非常性感的方式接触。

 

第二,他有严重的抑郁状态。他特别乖巧,时常露出笑容,缺乏攻击性,他长得很帅,所以容易受到男性和女性的注意,易被勾引。在电影的整个基调下,他不是一般的忧郁,而是很严重,严重抑郁的结果就是自杀。

 

第三,作为儿童时曾被虐待的成人,他对父母有着强烈的道德防御,虽然父母对他不好,但别人不可以说他父母的不好,如果说了,他可能会跟那人拼命。

 

这类人通常有几个特点:第一,容易找到跟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弗兰兹找到了安娜,安娜在前一分钟还很喜欢他,看到他要死了很伤心地哭泣,但下一分钟就跟里欧帕在床上很疯狂地做爱,可见她在小时候可能也受过创伤,遭受过虐待,或者父母对她的照顾不够。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所以在一起相互取暖,但彼此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支持对方。

 

第二,陷入创伤的强迫性重复。既可以说是弗兰兹找到了里欧帕,又可以说是里欧帕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到他,就认定他是自己要加害的对象,并把他变成自己的性奴。

在施虐和受虐这种特殊的类型中,通常一个人扮演主人,一个人扮演奴隶。里欧帕跟安娜做爱的时候,他询问安娜要不要加一点儿动作,然后开始打安娜的屁股,可见里欧帕是性方面的施虐者,安娜是受虐者,所以他们能够找到彼此。维拉的情况更复杂一些,她不是一个十足的女性,而是变性人。所以这部电影中有一个加害者里欧帕,三个受虐者弗兰兹、安娜和维拉。

 

电影虽然充满了性张力,但实际上是一个悲剧:缺位的父亲、冷漠的母亲、性侵的继父导致男孩弗兰兹的人格禁锢在不男不女的状态中,最后走向毁灭。

 

每个人在心理发育过程中都有两种气质——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男性气质有三类:第一类是霸权型,即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说了算,非常独立,他们为了避免女性化,会特意留胡子、说脏话、练肌肉来彰显男性气质;第二类是共谋型,他们心思缜密,很善于思考,会下围棋,会用股票赚钱,比其他人会算计,却没有女人气;第三类是边缘型,这类人不男不女,别人看不上他,也很少去搭理他。法兰兹就属于第三类——边缘型男性气质,虽然他是男性,但却一下子变成了“女性”,表现出女性气质。别人不把他当回事,欺负他。

 

电影的表现手法看似很平和,但我们还是可以解读出弗兰兹就是一个性创伤的受害者。死之前说,自己还年轻,也许还能上天堂,这是他最后的希望。尽管安娜也曾经是他的希望,但安娜表示会有有钱人娶她,而且一转头就跟里欧帕发生了性关系。这部电影还是比较伤感的,而男性的性创伤一点儿也不少于女性。

 

本文字稿节选自施琪嘉老师主讲“人性放映机:电影心理治疗50讲”。也许不是每个来访者都有机会来咨询室,但都可以通过电影照见真实的自己,从而获得治愈。学习电影心理治疗,是心理咨询师的必备基本功。

施琪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