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孩”们不可言说的性秘密

来源:    日期:2021-12-12    浏览次数393

 潜意识里,他们觉得对方要么喜欢自己,要么不喜欢自己;性要么全好,要么全坏。

 

这些强烈的爱与恨从哪儿来的?答案可能让你意外:来自被惊吓到童年记忆。

 

“乖小孩”们不可言说的性秘密

 

佛洛依德讲过一个梦:一位男性朋友梦见保姆和司机躺在一张床上,他认为这不可能发生。

 

他把梦告诉哥哥,没想到哥哥肯定了梦的真实性,并说保姆和司机经常当着他们的面卿卿我我。

 

毫无疑问,幼小的他被保姆和司机吓到了,他那时候只有几个月,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份惊吓,但这份惊吓感直到成年都没有消失。

 

婴幼儿很脆弱,大大小小的惊吓,很容易让他们陷入混乱,如果这份惊吓和“性”有关,性发展就会偏离正常。

 

一位来访者也有过相似经历,他小时候经常被妈妈关在房里,最爱做的事就是透过门缝看妈妈的脚。

 

“被关在房里”吓到他了,看妈妈的脚带来安抚。长大之后他很喜欢收集跑鞋,成了一个“足控”。

 

精神分析有一种说法:小时候承受过度惊吓的孩子,会“以毒攻毒”地陷入两种极端。

 

要么很恶劣,要么很乖巧。

 

都美竹爆料的内容中,吴亦凡涉嫌出轨、招嫖、约炮、诱奸未成年,还陷害都美竹欺诈。吴母打死都不信儿子会做这种事,她认为都美竹恶意敲诈,报了警。

 

结果警方查出了吴亦凡的斑斑劣迹,吴亦凡因此进了监狱。

 

“妈妈亲手把儿子送进监狱”,另一面,也说明吴亦凡用“乖孩子”这个面具骗了妈妈30年,妈妈从未看见过他内心有多分裂。

 

小时候承受太多惊吓,内心就会“天使和恶魔共处一体”。

 

如果妈妈愿意安抚孩子,孩子还有机会实现整合;

 

如果妈妈一点安抚都给不出,孩子就会极端分裂。

 

比如弑母的北大学霸吴谢宇,在母亲面前极端的好:学霸,男神,暖男;

 

在母亲看不到的地方极端的坏:弑母,嫖娼,卖身。

 

他很好地诠释了:如果一个人内心极端分裂,他要么是神,要么是鬼,就是不像一个正常人。

 

撕下儿童性发展的遮羞布

 

中国传统观念认为,“性是洪水猛兽”,撕开伦理道德的遮羞布,我们会看到另一个光怪陆离的性世界;

 

可合上遮羞布,我们又会看到一个个“乖小孩”,在父母面前禁欲,假装对此一无所知。

 

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佛洛依德在《性学三论》中做了一个假设:即使少男少女终于到了谈恋爱的年龄,有机会正常泄欲,但他们会带着一种不安的心态走进关系,质问自己:我满足吗?这是我想要的吗?

 

这份不安对亲密关系的影响是持续终生的。对女性来说,性的偏离常态会带来束缚。

 

她们屈从于外界对性冲动的压制,对性欲感到诚惶诚恐,以至于婚后无法拥有和睦的性关系,不得不在性冷淡、性饥渴、出轨和患上精神病之间做出选择。

 

对男性来说,性的偏离常态会带来压力。

 

他们同样屈从于压制,但作为两性关系中的既得利益者,社会对男性出轨等行为相对女性更包容,这给了他们更多机会,追求理想的性生活,甚至在违法的边缘寻找刺激。

 

维系亲密关系的前提,是男女都有经营幸福的能力,这就像桥梁,让一对陌生男女走近彼此内心。

 

对偏离常轨的男女来说,桥梁是断裂的,童年受到的惊吓,让他们不能忍受内心被别人窥探,也无法对恋人敞开心扉真诚以待。

 

修复桥梁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有人通过漫长的学习、修行、成长,重新整合了内心。

 

他们摘下“乖小孩”面具,与恋人分享内心的“坏”,为人处事更加通透成熟。

 

性发展是持续一生的,我们不可能改变过去,但离开错的环境,我们有漫长的时间可以疗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