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访关系的几点思考

来源:    日期:2022-6-20    浏览次数48
       认为咨询师、来访者和心理咨询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咨询的不同阶段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首先,大部分来访或家长会多方观察犹豫一段时间才会走进咨询室,也有些来访遇到情绪问题的时候希望当下立即就通过一些途径预约咨询,有些来访可能过一段时间约一下然后又取消,甚至徘徊在咨询室门外十几年,“老师您还记得我吗?十几年前我们通过电话,当时我在坐月子,现在我的孩子青春期了...”...那些都是他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无论是怎样的情况,我相信当来访通过一些途径关注到你的时候,你们的关系就建立了,也就是说,来访走进咨询室之前经由什么途径、出于哪些考量、选择什么时间走进你的咨询室,或者一直就徘徊在你的咨询室门外很久暂时还没有开始咨询,这些都是关系。
       这里着重讨论已经开始咨询后不同技术流派的三者之间的关系:
       某种意义上来说,咨询关系决定了咨询的广度和深度,好的咨询关系一定是相对真实的关系,来访能够在咨询当中真实自然的表达工作生活中遇到的的喜怒哀乐悲恐惊的情绪状态,咨询关系不同于普通的社交关系,咨访关系不是支配和被支配、指导和被指导的关系,如果咨询师过分处在指导和支配的位置,可能会导致来访支配咨询师等情况的发生,不利于咨询的顺利进展。
       人本主义疗法认为,一个人格健康的心理咨询师的无条件积极关注的、非指导性的关系可以带动来访的个人发展和变化;完形疗法认为,咨询师自身就是咨询工具,他认为咨询就是为来访提供一种治疗性氛围。咨询师敞开自己,带动来访敞开自己去觉察、体会到自己心理疾病的原理,从而自己去调节、控制、把握自己以及正确的自我估计;精神分析疗法认为咨访关系是一种移情性关系,不能移情的人是不适合用精神分析技术的。所以我们发现一个有效的、有治疗意义的咨询关系在整个咨询过程当中常常会经历跌宕起伏的变化,而不仅仅是和风细雨的关系。我自己作为一名女性咨询师,经常会被来访移情成父亲、男性领导、男性老师等权威形象,也会被移情成男友、前男友等等,这些复杂的移情往往会给咨询、咨询关系带来各种各样的挑战,当然也是咨询的重要资源。客体关系理论的视角来看,咨询师是来访的过渡客体,咨询师满足来访不同发展阶段的过渡需要,而咨访关系是来访的成长、社会化的过渡空间。结构式家庭治疗技术要求咨询师与家庭的工作关系相对主动,过程中咨询师以领导者的身份进入家庭,不要对家庭有假设和猜想,而是在与家庭互动过程中,帮助家庭勾画出家庭结构,帮助家庭看到症状是如何维持功能不良的家庭结构的,重建家庭的正常结构。
       然后,关于咨访关系结束后的关系:
       本人认为,不仅仅是咨询过程当中,即使是咨询结束之后,为了保障来访的福祉,避免对将来可能发生的后续咨询、以及咨询关系动力的变化、避免咨询师对来访的剥削和利用,咨询师和来访以及来访的家属都不要轻易发展咨询室以外的关系。大部分国家规定咨询结束三年以后可以发展咨询室以外的关系,而埃里克森的自我终身发展观及本人近二十年的咨询经验告诉我,咨询关系一旦建立了,咨询的结束最好是看成阶段性结束,那么我建议咨询师最好永远不能和来访及其家属建立咨询室以外的关系,比如朋友、合作伙伴,尤其不能建立亲密关系,更不能有性关系这样违背咨询伦理的情况发生。因为来访可能在其人生的不同发展阶段会遇到不同的情绪问题需要求助,因此这些看起来僵化和刻板的伦理坚守是咨访关系得以持续的有效保障。有些来访或家属有很优厚的社会资源,咨询师要能够抵御这些诱惑,以保护来访福祉的初心去保护咨询关系。
       温尼科特有句名言:从来没有婴儿这回事,只有母婴关系。所以尽管不同流派的心理咨询技术原理不一样,但是的确是没有咨询关系心理咨询就难以深入。虽然不同人格特质的心理咨询师和不同的来访会建立各种各样的咨询关系,但是如果说在心理咨询前后建立促进性的、真实、客观、中立、发展的、有治疗价值的咨访关系的能力是考量一个咨询师咨询能力的重要方面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