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丝剥茧,破蛹成蝶

来源:    日期:2014-11-8    浏览次数2332

 众所周知,关于强迫症的治疗,在心理咨询方面使用的手法很多。今天,我们将简单的从认知上识别“强迫症”这个“嫌疑犯人”的特征,通过审判,劳动教养(行为疗法)等几个步骤,以抽丝剥茧的形式一点一点的撕破强迫症的防御,帮助强迫症朋友们实现破蛹成蝶、找回美丽的日子的愿望。

 
识别犯罪证据
 
强迫症是怎么缠上我们的?有研究显示,90%的正常人也有这些闯入性的想法、冲动和图像。除去遗传和生物基础的因素的影响,这些闯入性想法是否会发展成为强迫思维的关键因素是:我们如何解释、评价它们的。就好像我们身上的伤疤,在有些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好了的伤口。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困扰,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同理,对待闯入性思维,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不过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甚至引不起忙碌的人一秒钟的关注。可是对于一些做事情追求完美、责任感太强、是非观念、善恶观念太强、道德感太强等敏感而要求高等等的人来说,这些思维简直是万恶不赦而让人欲罢不能:我怎么可以这样想?这太可怕了,万一我真的忘了关煤气怎么办?我还是去检查一下吧?啊,我刚刚检查好了吗?会不会漏了什么?我再检查一次吧?手都洗干净了吗?万一还有细菌呢?再洗洗……各种的焦虑不安,引发不反复检查、清洗等行为,继而是为自己这种明知已经检查过确认过清洗过却又无法停止的状态而陷入更大的焦虑恐慌:我这是怎么了?疯了?让人知道这样肯定以为我疯了——这又进一步增加了我们的焦虑和恐惧,为了缓解这些负性情绪,我们又进一步的陷入强迫症的陷阱无法自拔,却不知道强迫症正是通过种种让你担心忧虑的假象一步步缠上了我们。
 
审判
 
了解到我们产生强迫症状的关键所在和强迫症的特征后,我们应该怎么处理我们的强迫症状就非常明显了:改变对这些闯入想想法、图像和冲动的解释和评价。当强迫症这个犯罪嫌疑人让我们过高地评估了环境的危险性时,我们只需要如实记录每次强迫症出现的情况,通过序列事件概率分析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思想是不真实的、不客观的,并不是现实中真正存在的危险,我们不需要理会的。然后通过成本-效益分析我们可以分析那些事情是值得去做的,那些不值得做的。通过改变自己的观念:差不多就行以及做一些积极的行为,我们就能逐一拆穿强迫思维虚假空的伪装——强迫症不过是我们做事情追求完美、对人对己要求苛刻、不能忍受模棱两可、是非观念太强、道德感太强、责任感太强制造出来的一只纸老虎。我们只需站在客观,中立,清醒的旁观者立场,不害怕、不分析、不回答、不解决,不做任何控制和缓解的行为,我们焦虑其实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而减低到我们能接受的。
 
 
 
劳动教养
 
强迫症让我们痛苦不堪的,其实不是强迫思维的本身,而是我们对强迫思维的评判而产生的恐惧,以及对恐惧的恐惧。恐惧是由于交感神经系统接受到来自大脑的威胁信息而被激活,分泌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引起的。如果我们害怕这种恐惧的感觉,焦虑就产生了,这个恐惧又再一次刺激分泌肾上腺素形成恶性循环——这个也是强迫症让人无法逃离的根本原因。
 
要打破这种恶性循环,最行之有效的,就是从源头开始改变我们对焦虑的应答模式,对其实施劳动教养——暴露。所谓的暴露,就是不去试图消除、逃避我们的焦虑和症状,而是和我们所恐惧的环境或者东西待在一起,直到习以为常为止。只要我们坚决果断的面对我们所恐惧的东西,恐惧就会减弱。事实已经证明,只要我们在我们恐惧的环境或东西面前暴露的时间足够长,那么恐惧最终会消失。这个过程,一开始是很痛苦的,被“困”起来教养的强迫症会想着办法给您施压、突围,甚至不惜让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焦虑、痛苦,但从生理上来说,由焦虑、恐惧产生的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褪去的。有了这个认识,只要我们改变对焦虑合理预期,耐心等待由焦虑产生的激素的褪去,焦虑的感觉也就能逐步消减。只要我们坚定信心,毫不退缩,强迫症这个“困兽”最终是会被我们驯化。
 
 
 
清剿
 
上面已经说到,强迫行为是引发进一步焦虑、恐惧的根源所在,所以消除强迫行为这个为虎作伥的党羽也是非常重要的。暴露练习能够减轻强迫思维带来的痛苦,但是对于减少强迫行为,作用并不明显。为了进一步卸去强迫症的武装,我们需要在进行系统的暴露练习的同时,严格地阻止强迫行为。例如我们现在暴露50分的项目,那么当我们接触了50分项目之后是坚决不可以进行强迫行为的。当然,此时如果我们接触未开始暴露练习的50分以上的项目可以允许自己实施强迫行为。通过觉知地去做、推迟时间去做、时间递减、遍数递减、等级递减、程序递减等方法,我们就能把强迫行为逐步剿清.
 
到此,我们不但可以撕去了强迫症的伪装,更是把束缚强迫症朋友们的“茧”撕得毫厘不剩,甚至还把战场都打扫干净了,就等破茧而出的蝴蝶,振翅高飞,循着阳光,找回美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