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不得不说的秘密

来源:    日期:2014-11-8    浏览次数2217

 通过美国大规模的流行病学调查,现在较为公认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强迫症的患病率比我们想象的要高:6个月期间的患病率为1.3-2%,终身患病率为1.9-3.3%,成人强迫症的发病率在2.5%左右。可是在我们的互助会活动中和现实生活中却是截然不同的一幕:你会发现,强迫症朋友之间的第一次见面,是惊喜的一幕!没错,是惊喜:“啊~你也一样?!我还以为只有我是这样的!”在实际生活中,更是几乎找不到强迫症的踪影:几乎所有的强迫症朋友,在现实生活中都像一个高级隐者,隐匿而不知其踪。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差?除去对小部分对强迫症知之甚少不知自己有强迫症外,更多的强迫症朋友主动选择隐藏——基于恐惧的隐藏,对“失控“状态的恐惧,对社会舆论的恐惧。
 
强迫症症状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自己不想要的,却无法控制的,闯入性的强迫思维。强迫症朋友往往自己控制不住的想些什么,明明知道没意义却停不下来。他们是在无法理解自己怎么控制不了自己,停不下来。巨大的失控引发焦虑,这种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的强大冲击让他们不敢启齿。另一方面是,心理方面的研究在国内方兴未艾,人们对于心理问题有很多的偏见,对于强迫症的解读更容易误以为就是精神病。为了避免误解和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大部分的患者都选择藏着、掖着。于是大部分强迫症朋友转身成为一个出色的演员,除了出强迫症无能为力外,他们其他表现都很好——表里风光无限,内里却像揣着一个烫手的山芋,即使已经内伤得百孔千疮,却依然揣在怀里不敢抛出。
 
事实上,正是这种本能的掩盖,让强迫症朋友们越发深陷其中。一般来说强迫症刚开始发病时都比较轻,治疗起来是比较容易的。但由于这些“本能“的掩盖,掩盖强迫症的“表演”虽然让他们的生活看起来很“正常”,实际上却让他们更加精疲力竭——一方面,他们需要继续抵抗强迫性困扰的念头和仪式化动作。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做更多的掩藏工作,而不断的掩盖带来更多的焦虑。这些焦虑进一步有加重强迫症的表现,又带来更多的掩饰——掩饰让生活陷入了焦虑的恶性循环,让“正常”的生活处于一种随时崩塌的状态。而对崩塌的恐惧偏偏又成为对强迫症状最有力的强化。一般来说强迫症刚开始发病时都比较轻,治疗起来是比较容易的。但由于这些“本能“的掩盖,等强迫症朋友无法忍受或者无法掩藏的时候,往往病程已经迁延泛化,甚至严重的影响我们的社会功能。从这个角度看,强迫症患者保守秘密的“本能”可能是强迫症治疗过程中的第一个,甚至还可能是最大一个需要战胜的“敌人“。